班都爷爷
2018.07.26



一只狗,一只猫

一群羊儿几只牛

一片漫无边际的荒野

是80岁的班都爷爷仅剩的陪伴


但好在,班都爷爷有自己的活计

每天每年悉心照料一片胡杨林

像完成一项千年的使命一样



班都爷爷生活在内蒙古阿拉善盟

额济纳旗苏泊淖尔苏木策克嘎查

六十年前

额济纳河(黑河)悄无声息地流动着

用羸弱的细流哺育着大漠绿洲

依河而生的人们安居乐业


牛羊成群、野花遍地、林木成荫

红柳、沙蒿和花棒等乔木、灌木互相生映

狼、狐狸、兔子、鼠兔等

各种小野物在林间时隐时现


但是在这一片生机盎然中

班都爷爷却唯独喜欢那河两岸的上万顷胡杨

它们千娇百媚地绽放着灿烂

舒展着或浓艳或娇嫩的美艳

班都爷爷说那是他见过的胡杨最美的样子

他还说,这河两岸的万物啊都是因了这胡杨!


可是后来,由于河流改道

滥砍乱伐、过度放牧

不合理的农业生产、灌溉方式等等

荒漠毫不客气地袭来


河水的消失让胡杨逐渐失去生命力

成片的树林一天天减少

枯黄色的沙丘一天天逼近

曾经的小动物也很难再见到踪影



一家、两家、三家……

越来越多的人搬离了这里

当所有人都选择逃离

谁都没有想到 

班都爷爷却毅然决定留下



班都爷爷说,如果所有人都走了

千年胡杨就很可能全部枯萎

没了它们来防风固沙

荒漠扩散的脚步就会更快

最后,人们还能逃到哪去呢?


所以他要留下来

留在这片将他养大的绿州

留在这个拥有美艳胡杨的地方

拯救胡杨!拯救儿时的绿州!



为了浇灌胡杨

班都爷爷每年都会走到很远的地方

用他年迈佝偻的后背

来来回回去背胡杨的救命水

摸着自己肩膀上那一条条老茧

他却望着那片胡杨在笑



近两年,看到附近河水有复流

班都爷爷是最兴奋的那个

他就像是着了魔,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却在微笑

原来,他高兴胡杨能赶上河水复流过来的救命水

却因为找不到办法留存而苦恼


思来想去,他终于做了个决定

打井建土坝!

可是从哪里弄钱建土坝呢?

他的目光落在了陪伴自己多年的牛羊身上

班都爷爷一拍大腿,就这么定了!


于是

在2016-2017年的两年间

班都爷爷卖掉了三十几头牛,十几头羊

前前后后筹了将近八万元

终于在曾经的古河道筑了土坝

为胡杨存住了救命水


每每走到土坝旁

80岁的班都爷爷就蹭蹭爬到坝上去

望着脚下的水

班都爷爷透着希冀的眸子闪着光

他说希望河水能在这里多存一些时间


不少人疑惑,为什么班都爷爷如此爱护胡杨

在额济纳,胡杨和土地荒漠化到底有什么关系?

胡杨,是六千万年前就在地球上生存的古老树种

也是生活在沙漠中的惟一的乔木树种

它可以防风固沙、调节气候、改善土壤环境



胡杨林是黑河下游三角洲最重要的植被

是维系和改善额济纳旗生态环境

保护生态建设的天然屏障

也是额济纳全旗80%的人口

和70%的牲畜安身立命的基地



这些生态环境一旦恶化

将严重制约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

更会使部分牧民沦为“生态难民”

所以,种植胡杨阻挡荒漠化刻不容缓


在这场与时间赛跑,与荒漠抢地盘的“战争”中

没有人比班都爷爷对胡杨林更爱的深沉

每当有人来看胡杨,他会跟他们讲胡杨的作用

有时候言语上不通畅

爷爷会忍不住当着他们的面抱抱大树

一个拥抱足以表达一切



班都爷爷时常坐在门前发呆

闭上眼睛映入眼帘的

还是儿时那一片绿树成荫、野花遍地的盎然景象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胡生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