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生黄
2018.07.26


内蒙古阿拉善的腾格里沙漠,

曾被誉为“千湖之漠”,

如今它的流动沙丘比例高达66%,

每年平均向前推进20多米。

是中国荒漠化程度最强的区域之一。


华北、沿海地区出现的沙尘暴,

绝大部分都和阿拉善有直接关系。


 

▲沙尘暴来袭


锁边工程没有开始时的沙漠,没有梭梭树固沙,只有无尽的沙尘暴。


环境的恶劣让牧民生活艰难,为了保护生态禁止放牧,牧民生存更是雪上加霜,年轻人纷纷离开家乡,去大城市拼搏。


但就是有些人,向天借了胆量跟沙漠抗争,固沙,种树,默默无闻……


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一辈子生活舍不得离开的家,也是守护华北、沿海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被沙漠突破,整个神州大地的生态环境将不堪设想。




他叫胡生黄,

今年67岁,

在阿拉善种树治沙。


在胡生黄的记忆中,

他年少时的阿拉善是天堂的模样,

草原辽阔,雄鹰翱翔,

牧民和他们的牛羊在这里自由的生长繁衍。


那个时候,

胡生黄家养了400多只羊,

阿拉善起伏的草原宽广无际,

一放牧,羊群像珍珠洒落青草地,

靠着这苍天大地便能过上富裕生活。

▲曾经的阿拉善草原,沙漠虽近在咫尺,但并不妨碍它养育了很多牧民。


但到了90年代后期,

牧区人口的不断增多,畜牧总量扩大,

过度放牧和干旱气候使得草场沙化日益加剧,

美丽的大草原逐渐消失殆尽,

而阿拉善两大沙漠几乎要牵手一起吞没土地。


每到春天,大风一刮起来,

几乎天天是沙尘暴,

别说抬头再也看不见蓝天白云,

连呼吸鼻腔里都带着沙粒的刺痛,

这样恶劣的生存条件,

迫使很多牧民迁离了这里,

而坚守在这儿的牧民被称为“生态难民”。


胡黄生和其他牧民当时就想,

能不能做一点什么事情,

让黄沙不蔓延,让大地再绿起来。

▲留下来的“生态难民”在抗争,种上梭梭树,固定这些移动的沙丘,让沙漠不再扩张。


这些留下来的“生态难民”

坐在一起商量,

荒漠里最能生存的树就是梭梭了,

性耐干旱,喜沙性,耐严寒,

有顽强的生命力,寿命可达百岁以上。


大家想刚开始嘛,

只要稍微阻挡一些沙尘就可以了。

没有绿色,就一点点补上,

等梭梭树种成一排绿地墙堡,

就可以将不断扩张的沙漠边缘牢牢锁住了。

▲梭梭的防风固沙能力非常强悍。一棵梭梭树可以固土10平方米。


果然开始种树的时候,特别失败,

大家对人工种植梭梭没有经验,

成活率特别低,但大家并没有失望,

一步一步地探索。


慢慢地,大家知道,

梭梭树苗种植的前两年,

需要较大量的水来灌溉,

要等到三年成熟后,

梭梭树的根系才能扎到存有地下水的深度,

才能真正守护这片土地。

▲春季的时候,认真的种上一棵梭梭树,浇水,待他日成林。


如今梭梭树的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

这些成活的梭梭树,

根系发达,能深入地下吸水,

三年生的梭梭树,

地下根系能有地上部分的三到四倍大,

真正“锁住”了这片“游走”的沙漠。


绿色开始出现,黄沙逐渐减少,

被沙漠吞噬的大地,

焕发出了新生的力量。

▲三年生的梭梭林,有1米多高,完全巩固住了移动沙丘,再也不怕大风施虐了。


不仅如此,等到梭梭树长到第三年后,

可在根部嫁接“肉苁蓉”,

再等两年至五年挖出苁蓉根部,

卖到市场上可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大家开始觉得种梭梭不仅能防风固沙,

还能成本低收益好。

很多选择逃离的牧民开始回归,

开始一起参与固沙工程。

▲梭梭林的经济收益--肉苁蓉,牧民们正在露天晾晒。


以前胡黄生家里有400只羊,

每年把羊绒剪下来,

卖后再用这笔钱买羊饲料喂羊,

一年收入只不过3万左右。


如今胡生黄家已经有9千亩地种植了梭梭树,

4百多亩地已经成功的嫁接了肉苁蓉,

今年将有100亩地可以产出肉苁蓉,

初步估计今年将有3万多元的收入。

▲药用价值高的肉苁蓉

而且胡生黄和牧民们种着树也慢慢知道,

如果只种一种植物,

遇到虫害,可能会全军覆没。

▲野生沙葱,拌凉菜是美味,但因为有固沙作用,已经不让随便采摘。


所以植物的多样性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死了,那个还活着,

形成一个可以自然持续下去的生态。

▲开花的刺旋。这里牧民管它叫“羊不吃”,饲养牲畜价值较低,但用于保持水土固沙有一定作用。现在也是牧民心中宝。


除了梭梭树、肉苁蓉,

沙葱和刺旋都是锁边林的生态系统的一种。

这些植物的种子,被风,

或者鸟携带到沙漠边,

将来就能自然形成最低层次的绿植被。



其实在每年的四、五月份,

梭梭树种植期,

要在两个月内实现大面积的种植和日常灌溉,

胡生黄需要雇佣3-5个临时工,

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此外,由于阿拉善地区干旱少雨,

梭梭树苗种植的前两年,

需要较大量的水来灌溉。


这是胡生黄家的梭梭林,

正在进行浇灌作业。



为了使幼苗可以存活在荒漠中,

种植梭梭树的牧民需要购买灌溉用水,

每车水约10-12吨,每车水35.7元,

每车可灌溉12亩地近600棵梭梭树。

这对于每年种植2千多亩地的胡生黄来说,

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这些苗需要补水3年,

第一年补水次数2到4次,

一次补水20升左右,

每年递减,3年后就不用补水了。


从种梭梭到肉苁蓉成长有经济价值,

前后至少七年的时间,

期间需要胡生黄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财力。


但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他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

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我要把2万亩都种上梭梭树、肉苁蓉,

让这里变成两万亩森林,

而且是可以生钱的森林。”


他觉得这是有希望的田野,

看到自己9千多亩的梭梭林,

未来还可以种植更多,

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专心种梭梭、嫁接肉苁蓉。

不仅挽救了差点被沙尘吞噬的家,

也改善了自家的生活环境,

简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沐浴在日光中的胡生黄的家,已经是个不错的院落了。


我们一直强调的是,

防治荒漠化不是消灭沙漠,

也不是要把沙漠变成绿洲。

沙漠是大气环境的一部分,

沙漠干旱,海洋湿润,

在气候循环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它能使得气流能够形成对流。